欢迎来到陕西省果业管理局 2018年12月14日  站内查询:   手机版
扫码下载安卓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果品自是好作品,爱至极致味方醇
文章分类:果业要闻 | 发布时间:2018-05-16 | 发布部门:陕西省果业局 | 文章来源:北京开放大学张亚斌
  •     ——"苏陕协作·2018陕西特色农产品推介周书画摄影展"

    张亚斌

    (北京开放大学1 0 0 0 1 0)

        【提要】果品与作品的艺术融合是艺术家水果生产生活艺术创作必须面的一个文化课题。"苏陕协作·2018陕西特色农产品推介周书画摄影展"对我们的艺术启示是,艺术家的果品艺术创作必须经过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就是在他们的艺术观念中,唯有树立果品艺术爱到痴迷情”的思想,才能形成对于果品艺术的深刻理解;第二个境界就是在他们艺术心理中,唯有深化“果品才思,爱在远方境更美”的认识,才能形成对于果品艺术的神奇想象;第三个境界就是在他们的心理中,唯有养成“果品文化,爱到深处意始切”的意识,才能形成对于果品艺术的完美表现。当然,也只有经过这三个境界,其才能进入终极审美境界,那就是:“果品自是好作品,爱至极致味”。

        【关键词】果品;作品;爱;苏陕协作书画摄影展

        引言

        在人类生存、发展的艰辛岁月中,果品从来都是大自然最宝贵无私的馈赠,然而,随着人类生产技术的发展,果品不仅仅是大自然的杰作,而且还成为劳动人民的创作品,成为劳动人民勤劳、智慧和文明的确证,特别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果,走进艺术的殿堂,成为画家们笔下的情感对象物,它,超越了物品的范畴成为名副其实的艺术创作品。由是,果业这个自然科学研究对象也成了人文社会科学和艺术科学研究者们研究的对象人们将其自然科学属性与艺术人文社会科学属性有机地联系起来,经过文化融合创新使之成为提高人生活质量改变人生活方式,使之走向文明的艺术表现形态,也就成为世界上一切果业生产销售活动,最终都走上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艺术表演,水果故事;作品魅力产品价值”的物质商品审美活动的必然发展缘由。

        2018410日,由陕西省农业厅、江苏省农业委员会主办,陕西省果业管理局承办,陕西省新闻书画家协会协办的“苏陕协作?2018陕西特色农产品推介周书画摄影展”,就是一场这样的活动,这场在南京国际农业展览中心隆重开展的活动,通过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表现形式,很好地展现了苏陕两地对口扶贫协作的丰硕成果,进一步描绘了苏陕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彰显出果品文化与作品文化相互融合的深厚艺术内涵和审美文化底蕴,它使我们意识到,以果品为艺术表现对象的绘画摄影艺术形式,不仅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幸福和心灵的快乐,而且,它作为一个能够促进果业发展的市场繁荣的文化传播媒介形式,它对于苏陕两地实施对口精准扶贫,推动乡村振兴,提高广大人民的组织生活质量,有着极为重要的社会现实价值和发展促进意义。它对于我国落实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实现“以果业技术带动农业艺术,以果品生产促进作品创作,以艺术形象重塑果业品牌,以果业文化提升社会文明”,进而推动实现果业、社会、生活的可持续发展,建构出具有新时代特点的果业文化和果业艺术文化,形成“以产促艺、以果促创,教化,文明”的果品和作品互动融合艺术生产生活方式,以及“绿色、阳光、创新、分享、同乐、共赢”的社会文明生活方式,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纵观此次书画摄影艺术展,我们可看到,其有这样三个艺术认知突破:

        一、果品艺术爱到痴迷情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果品仅仅是产品和食品,但随着生产生活的提高和文化艺术的发展,人们逐渐意识到,原来那些观念是一种狭隘的认知思维,果品同样也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是人们由现实物质世界走进艺术可能世界,由事物形象世界走进符号审美世界,由生产必然世界走进精神自由世界的必由发展之路。它告诉我们,作品艺术世界是果品物质世界的“心理认知世界”、“审美映射世界”和“精神可能世界,而果品物质世界才是作品艺术世界的“物理感知世界”、“审美映像世界”和“精神本能世界”,只有在果品物质世界的“他律”支配下,作品艺术世界才能被艺术家主体构建出来。由此可见,果品物质世界是作品艺术世界构建的文化原型,按照柏拉图的观点,如果将果品物质世界当作是孕育作品艺术世界的创意之“床”的话,毫无疑问,它正是果品艺术世界“床之所以为床”的那个“理式”,而作品艺术世界则如黑格尔所言,是果品物质世界的“理性精神的感性显现”。这进一步说明,二者的关系是一种“客观呈现”和“主观再现”的关系、“客体显现”和“主体表现”的关系。是一种“世界本原”和“艺术还原”、“现实本原”和“虚构还原”、“物质本原”和“精神还原”之间的辩证关系。

        惟因如此,文本世界理论认为,作品文本世界”从来是一种主体心智世界mental world)对具体物质事件状态的即时能动表征,是一种审美心理创造空间,而文本类型理论则认为,一切艺术作品文本即可分为信息性文本(informative),表达性文本(expressive),还有呼唤性文本(vocative),三种类型德国功能派理论的代表人物凯瑟琳娜莱斯(Katharine Reiss)认为:所谓信息功能文本(informative),一种旨在传递信息、知识、意见等事实的文本,皆属于信息功能文本,文本的重心在其内容和主题;表达功能文本(expressive),强调文本的创造性构建和语言的美学层面,突出文本作者及文本本身;呼唤功能文本(vocative),则是表明文本以其富有个性和特色的叙述结构和模式,能对那些能对其接受和认同的鉴赏者发出深情的呼唤,从而使其得到感召,采取相应艺术阅读行动,从行为上对文本作出本能的审美反应,它告诉我们,文本构建的意义在于感召,促进创作者与接受者进行交流对话。用接受美学的观点来看,就是说艺术文本只有具有独具特色的叙述“召唤结构”,才能满足接受者的“期待视野”,最终促成二者之间的“审美融合”。

        毋庸讳言,此次画展是成功的,它的意义在于通过对生长在陕西黄土高原上的各种水果的生产生活现象描述,还原和建构出一个令人着迷的艺术形象世界,一个裸露的原生水果艺术世界,一个能够给我们提供陕西果业发展面貌真实信息的信息型艺术世界,一个能够准确表达艺术家审美认知感受的表达型艺术世界,一个能够吸引鉴赏者审美兴趣的召唤型艺术世界。其具体艺术成就如下:

        一是形象、典型地再现果业发展面貌及其家园环境。按照丹纳《艺术哲学》的观点,一切艺术作品,都应当反映出艺术对象的生存环境、所属种族时代特征。这次画展的表现对象是原产于黄土高原的各种水果产品,它们共同组成一个陕西原产地水果的艺术再现或表现世界,让我们领略到在21世界陕西水果的生长、管理和经营状况,很好地践行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作理念。显然,正因为此,我们说,艺术创作是生活的典型再现或和个性表现,艺术创作的本质就是生活美,如果用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话说,就是美是生活”,倘若用黄土画派的创作思想阐释,那就是要“扎根于黄土地、崛起于黄土地、辉煌于黄土地”。毫无疑问,正是因为参展艺术家深入果园进行采风和体验,结果才发现,渭河以北4万多平方公里土地,那些处在北纬35°、海拔800米到1200米的广大果园,昼夜温差极大,其在长期阳光直射下发生奇妙的光合作用,从而使陕西苹果的果实硬度、着色率、果形指数、可溶性固形物、花青素、果胶、果糖等指标全面超越日、美、澳、欧盟苹果品质,从而赢得了消费者口碑,长期畅销国际,使美国、日本、欧盟的苹果种植业受到巨大挑战,使那些地方一些原来很有基础的苹果产区产量下降、产业景气度徘徊不前。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苹果产业已经成为改革开放40年来陕西省生态效益最好的产业,成为陕西省统筹城乡发展重要、坚实的产业支撑,是陕西省富民强省的优势产业。正是它的存在,使得世界苹果中心20176月落户西安,使得西安成为集丝路苹果交易所、苹果博物馆、苹果云仓储、苹果会客厅、苹果飞地园区等为一体的,具有千亿级规模效益的全球苹果交易市场,从而构筑出一体化的陕西苹果产业集群式发展体系,为陕西苹果改变世界果业版图奠定了坚实基础。而这些,其实正是参展的艺术家试图要通过其作品告诉我们的。它使我们对陕西苹果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二是客观、真实地展现果业发展的自然生态及其生产的工艺流程。这次展览的许多作品对渭北平原、陕北山区的矮化苹果、山地苹果等果园生态状况,及其苹果的苗木、果园、生产、套袋、采收、消洗、包装、运输、冷储、销售等整个产业链工艺流程等,进行了艺术再现,给人们描绘出了一幅幅苹果产业发展的全息文化图。其告诉我们,按照生态中心主义和生物平等主义观点,生物圈中的所有生物及实体,作为与整体相关的部分,它们的内在价值是平等的,都具有各自的存在价值,这点无需证明,因为生态系统的一切存在物都有助于保护系统内生物的丰富性和多样性,而这,恰恰是生态系统稳定性和健康发展的基础,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保证。可见,人类,作为众多物种的一员,并不比其他生物高贵和特殊,只是自然整体生态关系中的一个环境存在因素,其自我价值实现与其它生物的价值实现密切相关,正是在与其它生物一起自我实现的过程中,不断扩大着对各种生物生命价值的认同,并逐渐形成对万物生命的平等意识、尊重理念和保护思想。由是,无论是在农业生产领域,还是艺术创作领域,人们逐渐建构出一个参天地、敬万物、赞化育、尊平等的生态主义思想,并从实现这一思想角度出发,重建与各种生物的共生、共存、共享、共赢等和谐生态关系。陕西黄土高原是我国的重要果业基地,这里土地肥沃,日照充足、空气湿度低,具有农业生产的先天自然优势,是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世界苹果、猕猴桃等果业的最佳优生区,改革开放30多年,经过绿色、生态、创新、优化和循环发展,这里已成为了多种水果的主产区,水果种植成为黄土高原治理发展的主导产业。陕西已变成黄土高原经济生态协同发展的典型,成为中国第一水果大省,苹果产量占全国1/4和世界的1/7,苹果汁产量占世界的1/3;猕猴桃产量占世界的1/3;樱桃、葡萄、梨、红枣的种植面积和产量都位居全国前列。正是得益于对陕西黄土高原果业发展的深刻理解,此次参展的书画家们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秉持“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中庸》)的创作理念,创作出了具有天、地、人、果、树、园十分和谐的生态主义作品,使人感受到了强烈的艺术生态和谐美。

        三是形象、生动地表现果业生产劳动及其丰收景象。这次画展中有许多作品再现了劳动人民在果园劳动的场景,展现了劳动美。这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里所言,“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在我们看来又是什么呢?是劳动。劳动提供了艺术创作活动的前提条件,劳动人民的生产劳动是一切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文化前提和灵感源泉。正是在劳动中,果农生产出我们生活中必不可缺的水果等必需品,从而满足了我们的基本生活需要。当然,也正是在这种生产劳动中,艺术家们展示出了果农的劳动风采,确认了劳动创造价值价值,劳动提升了人类的生活、审美文明智慧程度。这正如恩格斯所认识的那样,劳动“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劳动是人类的本质活动,它使人类获得了自己的本质,人通过劳动改变自然和自身从而把自己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创造出了属于人类独有的生态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等生活文明形态,并使的劳动人类文化自觉和文明自信的基础。当然,也正由于此,劳动也就成了人类艺术表现不可或缺的文化对象,正是通过讴歌劳动,艺术家展现了劳动人民的创造精神和人生风采,将他们的劳动美瞬间展示在我们面前正因为此,著名画家刘文西画出了《苹果之乡》这幅长卷,有力地表现了苹果丰收的劳动场景,一群充满活力的小伙姑娘站在树杈上,快乐地采摘着成熟的苹果;稳重而又端庄的大叔大婶则在将年轻人卸下来的苹果按照大小尺寸等级,分拣到笼筐或口袋里还有一个青年人发动着了满载袋袋硕果的摩托车,正准备把它运到市场去一大群利用午间放学时间帮大人收获苹果的男女学生娃,一看到了上学时间,恋恋不舍地告别果园,向学校走去,只有那位抱着孩子的大嫂,看着人们热火朝天的忙碌劳动景象,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显然,这是只有劳动人民才会具有的幸福微笑,有付出就有回报画家刘文西用他那老牛旧车疙瘩绳一样的春秋笔法,将人们收获劳动幸福的表情和姿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他那断时续的笔触,仿佛成为采摘丰收果实的魔幻之笔,用牛一样的机灵和韧劲,再现了果农们的劳动创造美

        四是全面、细腻呈现果业创造主体心理及其乡土情结。人是劳动的主人,是生产劳动和艺术创造的主体,因而,在艺术作品中,反映劳动人民和艺术家的主体创造心理和乡土情结,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特别是黄土画派的领军人物刘文西在其作品中,就很好地表现出了劳动人民的主体创造意识,表现了他作为艺术家的快乐主体创作心理和敏锐的黄土文化意识,这进一步证明他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黄土地的主人。由是,在艺术创作中,表现人民情结——这个土地的劳动的主体,是画展绝大多数作品悉心追求的审美目标。这正如巴尔扎克所言,“持续不断的劳动是人生的铁律,也是艺术的铁律”,劳动人民是“土地的儿女”,“是爱情的天使”是异想天开的精灵”是诚实的孩童”是经验丰富的老者”是富有头脑的男子”是心地善良的女性”是满怀希望的巨人”是饱经忧患的母亲”是充满幻想的诗人”,所以说,“我力图使人认识我国大好山河的各个不同的地域”,“我的作品有它的地理,正如它有它的谱系和家族,它的地区和物产,它的人物和它的事实一样”,“正如它有它的盾徽有它的手艺人和农民”【1】。惟因如此,农民画家米勒指出,“无论如何农民这个题材对于我是最合适的”,而·在评价米勒的以农民劳动题材的绘画作品时画劳动中的农民形象,我重申,这是真正的现代人物形象,是现代艺术的核心,希腊人、文艺复兴大师、荷兰古典画家都没有涉足这一领域”【2】。按照这些观点,一切艺术表现的主体是由劳动人民构成的,劳动人民是维系艺术家乡土情感心理,激发艺术家乡土创作激情的一个重要红线,它是艺术家艺术创作乡土情结的构成中心,因为它的存在,艺术家的创作具有了自由性、自在性、自然性、必然性、田园性、抒情性、生产性、生活性、传统性、现代性等复杂对立统一的人文审美特征,人才和土地、植物、耕种、收获、分享等乡土生活元素,建立了原真、朴素、纯朴的约定俗成关系,正是得益于此种关系的长期浸润和作用,艺术家所建构的艺术世界处于一种自恰状态,其绘画中的人和自然、人和土地、人和人、人和他人、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也达到了一种完美和谐的统一状态。由此可见,由乡土情结决定和支配的乡土世界,是艺术家用以表现人这个劳动主体与大自然和谐统一这个本质内核的唯一合理文化空间,正是它,为艺术家挖掘更为广阔的乡土艺术空间意义、价值和功能,创造了十分便利的条件。

        五是深入、理性地显现果业艺术价值及其审美内涵。参展艺术家通过艺术创新,对各种水果的艺术形象进行了高度抽象的提炼,将其概括为由各种点、线、面等形状构成的有意味的平面艺术形式,这样,就进一步揭示出了其所隐含的人文价值。按照康定斯基的观点,在艺术形式中,最为重要的是点、线和面三个要素,无论书法、绘画,是表现形式概莫能外。,都其的“基本元素、“原始元素或“原元素,是其“最小的元素形式正是它,构成了一切书画的“最基础的平面,并成为一切平面艺术“是本质上最简洁的形式3】,它同时也是一个复杂的单位4】,但同时,作为“一个自我独立的物质,点自身充满了各种可能性5】,因为点能够扩展6会构成线,造成“外在世界及内在世界的每一种现象,都可以用线条来表现,这正是一切书画形式具有点线美的由来,它使得所有书画艺术的艺术笔触表现更具形式张力,使点线具有了艺术创造性、造型方向性和意义内在性从而使得点才在运动中转化为各种各样的线,呈现直线、曲线、角线、复合线等基本类型,进了更为具体的类别划分,如将直线中区分出水平线、垂直线、对角线等类别,从曲线中区分出简单曲线、波状曲线等类别,从角线中区分出直角线、锐角线、钝角线、多角线等类别由于这些线的基本类型和具体类别,具有各自的意义定性、情感弹性审美延展和造型方向,所以,它的表现与书画艺术的审美创造相关,并使每个点线具有艺术表达的不可替代性特征,使得由其构成的平面造型具有美感独特性。正由于此,康定斯基指出,由点线构成的“基础平面是容纳艺术作品内容的物质平面7】,它是艺术创作“外在性通往内在性的途径8】,正是它,使得平面构成,从非物质化平面传到不确定的空间中”,使得艺术家可以安排各种点线造型,表达情感意义和价值让具有三角稳定性、正方端庄性长方宽广性、圆形聚焦性、菱形透气性、梯形上升性、鼓形扩张性、星状照耀性等基本形状意义内涵的表现形式类型,再演化出各种更为复杂的形式造型,以表达每一种类型背后所掩藏的局部细节叙述意义单元特点。所以,在康定斯基看来,点、线、面是画艺术的基本元素形式。它们虽各有其本质定性,彼此不能互相取代,但同时彼此又相互关联,构成一个根本不可分割的形象意义表达体,它们之间相互交织、穿插、存,创造出了一种的独特的艺术叙述语言,构成了一个线和面的交响乐,它们突破了各自的语言限定性,创造出类似交响乐一样的独特语言,从而使得书画艺术真正演化成一种由点线构成叙述单元的平面艺术形式,彰显出了书法艺术的笔法灵性美、字法造型美、章法布局美,绘画艺术的笔触情绪美、单元呼应美和整体情境美,显示出其内在的美感张力和强烈的主体动感,这正如老子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焉”由是,我们就很自然地将艺术的整体形式美,与书法艺术形态中各种点的形神状态、线的速率节奏方向和面的形体构成单元要素联系起来,与绘画艺术形态中各种点的情绪符号、线的情感张力和面的场景细节单元等美感要素联系起来,从而使之能自足地构起完美的艺术叙述结构秩序,以表达艺术家独特的内在审美心理内容,包括内在心灵需求、思想精神生命意识、价值本质情感诉求等多种不同内容的表述愿望当然,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康定斯基认为,这些“内在因素总是在寻求能唤起感受的特定形式,决定着艺术作品的形式价值与功能,从而让能对人的精神产生巨大的影响尽管“一个点的面积虽小,但拥有强大的生命力,对人的精神产生多彩的影响9】;使线条能摆脱标明任何事物的目标,成为它本身”,“并获得自己全部的内在力量10】,并把这种“内在力量转化为人的“内在共鸣和“内在精神由是,对于由点线构成的面来讲,不管表面因素多么难以克服的形式对立,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人们总可以感觉到基础平面”——“这一沉默寡言又谦虚的”形式下,“存在的内在脉动”,甚至听到内在声音的愿望日益强烈11】,正是它,导致即使完全抽象的几何图形,也有自己内在的声音,即其精神本质”,这正如“一个三角形(不论是锐角、钝角还是等边三角形)有其自身的精神本质”,虽然“联系到其他的形状,这种感染力会略有改变,但不影响其本质”,而且“圆、方或可以想象到的任何几何图形,都是这种情况在客观的外壳下有主观的实质12】。所以,不论是点、线还是面,都蕴含着精神内容即使是完全抽象的各种几何图形,也都有这种内在本质。由此可见,由点线面构成的形式与内容的关系,就是形式与精神的关系,就是形式与心灵的关系。所以,康定斯基说,“我热爱每一种源于精神的形式,形式是由精神创造出来的13】。此次画展中以各种水果为题材的书画类型作品,无一不彰显出点线面形式艺术构成的本质意味美和精神内涵美。

        六是疏朗、澄明地彰显果业文化情怀及其文明境界。此次画展,进一步展示了艺术家们对各种水果的浓烈艺术感情以及文化关怀意识。窦鸿山的《福寿双馨》树木枝干遒劲,浓叶随风而舞,硕果青翠欲滴,把桃子的生命活力画了出来。王珊丹的《硕》中,枝丫凌空抽条,叶片恣意伸张,苹果姹紫嫣红,画出了苹果的娇羞和青春气息。翟建画的《珠榴霜粲》,枝条久经风霜,树叶饱受苦寒,石榴裂口露籽,显示出“历尽坎坷终不悔,但留清香满人间”的豪迈和坚毅。徐春平的《烂漫》,枝条温润怀玉,树叶赤焰富金,果实鹅黄嫩绿,呈现出“秋意阑珊绿如缲,晴日烝红出小桃”的富贵和意趣。党龙虎的《旺》中,一篮朝霞密谢啦,满画魔笛与犬吟,通过活泼可爱的小狗,与引人垂涎的红果,隐喻出果农生活的兴旺发达。曾春雷的《果业强,果农富,果香美》里,一瓶梅花飘清香,满盘苹果米奇啦,象征了果农生活富庶美满。总而言之,这些画体现了艺术家对果农生产生活的深入思考,并由此引发人对劳动生活、生态环境、存在价值和生命意义的终极关注,并在对果业文化的建构中,唤起了人们对自由、富裕、美好生活境界的向往,这样,在他们的画中,自然性、艺术性和人文性有机地统一在一起,物性与人性、物道与人道、物生与人生、物格与人格等审美价值观念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艺术家们对水果的终极审美关怀,亦即对劳动的尊重关怀,对果农生活的向往关怀,显然,正是这种关怀,体现出了人对生命尊严、劳动价值等的关切肯定,从而将人们的果业文化认知,带入一个全新的文化境界,引发了人们对美好理想文化人格的塑造追求。由是,艺术家们艺术创作,就建构起一个以人的情感、体验、生活为关怀对象的人文世界,以追求真、善、美为审美目标的,强调尊重人的劳动价值,注重观照人的精神财富等为最高艺术境界的独特艺术话语体系。可以说,这很好地将中华文化中,“仁”与“人”、“爱”与“艺”、“志”与“道”等范畴有机地统一在一起,将古代以仁、爱、志为核心形成的古代人文主义情怀,经过现代审美哲学的提升改造,转化为以人为本、以艺怡情、以道为宗的现代人文主义精神境界,并通过关心民忧、民苦、民乐和民瘼等,直面自然、社会、人生,创造出了十分宝贵的现代民族优秀艺术文化财富。

        毫无疑问,高度发达果业文化与高度发达的农耕文化密切相关,作为我国农耕文明的一个真实写照,果业文化及其艺术文化的认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我国现代农耕文明的认识程度,果业文化本身就是农耕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果业文明是我国农耕文明的一个侧面反应,因而这就决定,艺术家们对各种水果的理解认识高度,往往就是对我国民族文化认识的高度,其艺术表现就是对民族审美文化的认识程度。显然,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果业文化的艺术表现越是地域的,就越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对果业文化的艺术表现水平,经常正是艺术家对民族文化的认识水平,其认识越是深刻,其艺术表现,就愈可能具有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就愈可能很好地阐释果品是艺品艺品是人,亦即果品是人品”等审美命题。当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说,果品自是艺术品,从来只是人化身,倘若表现很恰当,观众珍当至深,情真意切有共鸣,哪怕海枯石烂

        二、果品才思,爱在远方境更美

        在艺术创作的逻辑中,无疑,果品仍是艺术家们书画摄影创作的一个原型,它是艺术家艺术才思得以发挥的一种审美对象物,正是它激发了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欲望和才思,使得艺术家远距离审美,创造出想象奇特的优秀作品,并使之成为自己才品和艺品的真实写照。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文本类型理论认为,任何艺术语言都可分为两种语言形态:一种是功能性语言形态,就是说艺术对象保留了艺术原型的物质文化功能,像果品是吃的,是食品,不是仅仅为看的,这个基本的生活资料功能永远不可能变化,这是其基本逻辑要义;二是审美性语言形态,即是说,艺术对象一般外显为造型独特的艺术形象,具有美感传达本领,它作为艺术家内心深处的物质外化形式,它既反映出物质自身的普遍性组织结构特征,同时,也作为艺术家心中的审美对象,是此种物质对象被加工后而呈现出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意象范式,具有不可予夺的审美作用。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文本阅读理论认为,对于广大受众而言,艺术审美创造的基本原理,就是要善于还原法,通过对文本的全面阅读、仔细观和深入体会,对艺术家创作中那种艺术审美感觉、表意形式、情感逻辑、价值观念、流派风格等进行分析还原,这样,其才能真正解释作品的奥妙之处,成为艺术家和艺术对象的知音由是,其强调在对艺术文本进行审美还原中,要注意把握形”、“、“神”、“思”、“知”、“的关系,按照“阅读反应→内心模仿→世界转换形象迁移→审美融合→美感接受→文本阐释”等程序,最终还原出艺术文本的真实美学形态。

        据此,我们对参展的所有作品进行解读和还原,发现其具有六方面美学特征:

        1.艺术作品的多色形态美

        本次画展共展出112作品,其中摄影作品44书法作品47幅,国画作品19幅,油画作品2幅。其艺术表现手段不同,但都呈现出了各种艺术形态的独特美学特征。其中,有的作品记录了陕西果业生产发展中具有纪念性的光辉瞬间,有的表现了猕猴桃、柿子、苹果、红枣等各种水果压满枝头的宏伟场面,有的反映了果农在果园劳作的场面,有的通过富有质感的艺术原型,呼唤人们喜欢苹果,观照苹果。毫无疑问,这些不同特征的艺术作品,是和文本阅读理论的观点是相合的完全可分为艺术信息型文本、艺术表达型文本、艺术创造型文本、艺术呼唤型文本四种,其中,艺术信息型文本对应的是各种果业生产件的信息传递,有点类似个人艺术新闻传播科学知识传播实际上只有艺术信息价值,没有别的;艺术表达文本,注重个人对果业生产生活的审美感觉描述、艺术观点表达等,它具有艺术认知价值;艺术创新型文本则体现的是对果业文化的艺术创新认知和独特审美表现,它具有前卫艺术观念、思想论断发表等艺术创造价值;艺术呼唤文本顾名思义,就是为了吸引和召唤并引发人的某种特定审美行为它通过说服接受者采取某种积极的审美行动反应,以从行为上,能够书画艺术作品文本正确的艺术鉴赏反应,从表面上看,艺术造型具有对话性言语特点,但在本质上,其艺术文本的核心在于其具有感召性的艺术美学结构,它具有彰显艺术对象魅力、弘扬果业文化等的艺术审美价值

        2.艺术创作的多元主体

        此次画展艺术家来自不同地方、职业,既有陕西、江苏艺术家,也有北京、云南等地艺术家的互动参与有直辖市、省辖市艺术家,也有地、县艺术家,既有书协、画协、大学(中央美院、西安美院、昆明美院、西大)的专业机构艺术家,也有行业协会的艺术家,既有专业艺术家、职业艺术家,也有业余艺术家、自由艺术家等,既喜欢舞文弄墨的相关单位领导,书法家、摄影家、画家、教授、博导、青年教师、研究生等文化人群体,也有工人、农民、公务员、自由职业者等艺术爱好者,甚至还有刘文西、崔振宽、王西京、杨晓阳以及兰亭奖获得者等很多艺术名家。由此可见,画展的社会覆盖面广,文化影响力大,这进一步证明了主体间性理论的观点,亦即一切艺术活动,都一种基于哲学主体间性思想交流、思维碰撞、灵感激荡和水平提升的活动,只有艺术家的多元主体互动活动,才能分享艺术创作经验,促进其审美观念变革和突围,找到艺术创新的方法,如是,艺术家之间的主体间性就是一种充分而自觉的主体间性,不过,由于艺术永远是令人遗憾的艺术,缺陷在所难免,因此,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希望通过此种活动,获得人们的善意审美批评,以获得进一步提高和升华的宝贵机遇,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艺术交流中的主体间性是一种不充分的主体间性,是不充分的主体间性向充分的主体间性进行转化必不可缺他律过程当然,也正是在此角度上讲,主体间性理论不是对艺术家作为艺术创造主体的否定,相反,是对其的一种肯定,是对其审美创造主体地位的尊重它有利于建构艺术家的主体意识、主体能力和主体人格,促进个人审美创造水平的提高个人主体性的张扬以最大限度发挥其艺术创造主体作用,实现”——审美认知、”——审美情感、”——审美意志、“言”——审美言语、“”——审美行为等的有机统一,促进其审美认知能力向审美创造能力迁移创作出一流的艺术作品,实现个人与自然、社会、自我与他人的共同和谐发展。

        3.艺术主题的多向发展美

        这次书画摄影展览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艺术主题聚焦果业发展,助推果业超越,围绕果业创新,繁荣果业文化,同时围绕主题,向苹果、石榴、柿子、桃、猕猴桃、橘子多个方向,进行开拓创作。艺术家们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龄不分老幼,都能聚焦陕西黄土高原这些得天独厚的水果王子,进行艺术表现,显示出其扎实的艺术功底,以及敏锐的生活观察力,超凡的艺术创造力,丰富的思想表现力,细腻的审美观照力。显示出其对陕西果业发展繁荣,精准扶贫项目开展,乡村振兴行动计划,充满信心和乐观。这正如美国艺术理论家·罗伯森(Jean Robertson)、克雷格·迈克丹尼尔(Craig McDaniel)所言,当代艺术的主题,与以往不同,主要聚焦在叙事行动何为、表现目的为何以及情节设计何如发展上,特别是在当前这样一个传统媒介繁荣和新兴媒介轰动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全球化语境中相继涌现,它们持续表达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意识,并在一种集体性、关系性的政治环境中,彰显着自己与众不同的文化身份,从而使得艺术对象这种被建构的身份,打上了建构者的社会文化身份烙印,使其被赋予他者性的美感表征,由是,其艺术表现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隔离,被赋予变化而具体的时观念,艺术家们试图通过这样一种艺术创造结构,赋予其以穿越空、超越时空的时代节奏感,当然,这也就为其艺术作品注入了探索无穷重访过去恢复历史、关注现实、重组意象、建构未来、重塑世界的变奏形式意味,由是,其艺术叙事结构的差异和艺术形象文化身份的流动性变化,最终都显示为一种时代现象主义和社会本质主义的特征既能体现出时代的发展变化性,又能彰显出社会的发展稳定性,它们之间的关系,完全显现为一种量的变化和质的深化之间的辩证统一关系。当然,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透过这些艺术作品中,具有多样化驳杂化、新貌化、身份化、现场化的艺术文化符号,我们看到的是艺术家的时代参与表演之美和社会角色身份之美,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他们的艺术审美凝视,看到了艺术对象可朽的肉身和不朽的灵魂,由是,我们可以进一步确认,这些艺术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只有八大艺术主题之美,那就是:人的社会主人翁身份美,水果必然消融的形体美,劳动场面的瞬间存在美,广阔而无边的现实时间美,特定而具体的地域文化场所美,富有表现力的概括性语言美,严谨而科学的表现方法美,与永恒而伟大的创造精神美。正是这些美的主题,让我们看到了这些艺术作品的美的艺术边界范围和审美意义拓展极限。它使我们意识到,无论其艺术主题向哪个方向发展,它都是艺术家对时代和现实,做出的强有力的艺术观照回应和审美创造表现【14】。

        4.艺术形式的多种类型美

        本次画展的艺术形式十分丰富,在每一种艺术形式里,又有许多艺术表现类型。书法方面,有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行草、草书等艺术表现类型,国画里,有树木、花鸟、静物、人物、山水等艺术表现类型,摄影方面,有景物、植物、动物、人物等艺术表现类型,油画中,有景物、人物、静物等艺术表现类型。在这些作品中,张一辰的篆书“千阳苹果,国色天香”,一作,既有高山流水、飞瀑直下、峡出平湖之境,也有奇峰峻岭、层峦叠嶂、林木森严之界,显示出其书画同体、形神兼具的艺术魅力;杨建的篆书《果业梦》一作,秀美滋润,齐整规矩,既有“铁线篆的细腻、圆劲和刚正之气,也有“玉箸篆”的挺拔、清雅和飘逸之韵;黄正明的隶书《苏陕协作,助力扶贫》一作,既有《礼器碑》的细劲雄健、端严峻逸、方整秀丽之俊,也有《华山碑》的长驱直入、单刀直入、生动硬朗之势,颇具大家风范;王岚的隶书“苏陕协作,百姓受益一作,既有《石门颂》藏头护尾、萦回纵逸、老辣纷披之风,也有《西狭颂》之荡气回肠、笔力遒劲、气势磅礴之度,其书法兼容并蓄,形成了纵横捭阖、简洁脱俗的大方艺术气象;戴民辉的隶书“情系苏陕合作,爱播三秦大地”一作,具有《张迁碑》与《乙瑛碑》的雄浑大气结构,又有《曹全碑》和《衡方碑》的俊秀朴拙笔法,融合形成了自己的脚踏实地、自在自为的刚健艺术风格;晓群的楷书《人与自然》一作,既有钟繇书法锵玉鸣珰、圆润遒劲、巧思妙趣、钟灵毓秀之姿,也有褚遂良书法飞鸟依人、窅映春林、九奏万舞、鹤鹭充庭之态,其书风具有窈窕合度、不任罗绮、铅华洗尽、绰约犹在之范;崔振宽的行书“苏陕合作,百姓之福”一作,既有焦而不渴、润而不燥,柔而不软的笔墨意趣,也有静思追风、力劲扛鼎、强韧挽弓的笔力精神,这是他继承和变革黄宾虹浑厚雄健风格的必然收获;唐永平的行草“苏陕协作,助力扶贫”,既有米芾《甘露帖》的风轻云柔、樯动马驰、沉着痛快之味,又有苏轼《黄州寒食诗贴》的行云流水、恣意汪洋、侧逸旁出之意。张宏军的《金秋》一画中,巧妙地画出了“老树抽新枝,绿叶闹秋意香满园,燕子竞放歌”的秋韵;庄艳梅的《清香》一幅画,富有创造性地将太湖石、苹果和鸳鸯等符号整合在一起,画出了“沃土吐绿芽,山石秀雅趣,鸳鸯栖枝头,青叶掩果实”的美好境界;曹琴的《清韵》则画出了“苹果枝头秋意闹,麻雀树上弄新绿”的景象。毫无疑问,这些作品,从表现对象上看,又可分为形象叙事型、情感体验型和思想表达型三种类型。在形象叙述型的这些作品中,艺术家把生产劳动那些能引起人的崇高审美感情的生动、具体、可感的人物和事物形象,生动、直观、有机活泼地表现出来,从而使人真实、可感、亲切地捕捉到这些人的幸福劳动感受。在情感体验型艺术作品中,艺术家们则将果业生产和分享过程中,那种唤起自己内心深处从未有过的奇妙体验感情,通过各种书体、结构、意象、形象、动作、线条、色彩等符号有机地表示出来,并通过其唤起广大观众相同的艺术感情体验冲动,并按照他们一样的情感体验方式,去知觉劳动人民得生产生活世界,发现并体会他们的劳动创造美而那些思想表达型艺术作品,则是艺术家通过各种艺术形式及其具体的艺术符号,表达自己对果业生产生活发展的特定审美感受,当然,这其中包括艺术家对之的具体认识思想观点、希望期盼或未来理想,由是,书法、绘画、摄影艺术作品中的线条、笔画、结构、章法、色彩、节奏和韵律等,就都成为其特定审美观念、审美趣味与审美理想的物质化符号载体,就成为他们对陕西果业发展、乡村振兴、新农村建设和农民生活改善和提高的一种美好愿望表达。

        5.艺术对象的多维表现美

        此次画展,很多作品很好地再现了各种果品的生长状况及其成长环境其中,有表现陕北、渭北苹果的,有表现关中柿子、石榴的,有表现秦岭北坡的猕猴桃的,有表现陕南橘子芦柑和茶叶的,在其中,尤以表现苹果为对象的摄影书画作品为最多,竟达23幅。这些摄影作品,不仅将水果及其树种画得栩栩如生而且通过细致入微的艺术表现手法,对果农的生产生活、生态环境劳动场景、时间季节、光线变化,人物关系、表情细节等都做了全方位的揭示,并涌现出了一些构图精美、层次清晰、色彩丰富的艺术作品。李健的《富平的柿子熟了》摄影作品,为我们纪录了“蓝天白云下,绿树绕场院,柿子成排挂,柿饼旁边晒”的丰收盛景。刘志清的《致富的带头人》王广彦的《丰收的喜悦》两幅摄影作品,分别塑造了收获石榴和柿子的农村老头老太的形象,他们那发自内心的喜悦,那饱经岁月洗礼的皱纹上,洋溢出来,真让人觉得温暖张天宝的《桔·日》一幅摄影作品,则将一个挂在枝头的红桔子形象与红太阳形象叠合起来,形成一个完美的红色意象,意喻桔子丰收,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特别是由于艺术家采用逆光拍摄,太阳是亮的,而同样形状的桔子则是暗红色,就像桔子是太阳的影子一样,这就意喻着老百姓的好生活与国家的果业兴农富农政策如影相随,这充分显示出艺术家的诗意构图和造型艺术水平。何中升的《汉中柑橘》专为我们刻画出一个“地旷天低树,柑橘挂枝头,个个赛日头,照亮致富路”的田园美景。胡振华的《苹果新品种蜜谢啦》为我们勾勒出“果树列两旁、苹果挂枝头,繁若天上星,颗颗红彤彤”的美好果园意境,不由得使我们生出一丝甜蜜蜜的品尝苹果的奇妙感觉。至于朱正的《美丽农村》和陆斌的《稻花香飘新农村》则大全镜头为我们勾勒出果业发展、粮食丰收、农家洋楼、大美如画一样的诗意新农村景象。从而最大限度地从各个方面表现出果业兴旺、农业繁荣、农村富裕、农民幸福的美好生产生活景象。

        6.艺术手法样探索美

        这次画展中,艺术家们采用多种表现手法,进行艺术形象塑造,仅在其中的国画艺术作品里,艺术家就广泛采用白描、线描、工笔、写意、勾勒、没骨、皴檫、晕染、破墨、泼墨、撞粉、撞水等方法,进行创作,只要一切有利于表现各种水果的方法,他们都勇于尝试和实践,并且取得了不错的艺术表现效果。其中的典型代表作是纪管彤的《硕丰图》,采用了九宫格故事绘本的叙述方式,大胆运用白描手法,画出了不同时期苹果的生长状况,她从小而干瘪的幼果开始画起,然后渐次展开,出现慢慢长大的少果,已经长开骨架的涩果,形体变得浑圆的青果,越来越丰满的美果,魅力四射的成果,香飘四溢的熟果……,艺术家仅仅用洗练的铁笔线条和巧妙的形式构成,就打破了绘画作为空间艺术的叙事局限性,赋予其以时间艺术所具有的叙述能力,甚至不用色彩,就将不同时间内苹果的成长情态,刻画得栩栩如生,特别有意思的是,她还通过像蜗牛壳纹路一样走向的回字型画面叙述布局,像星系、像水流漩涡一样旋转的艺术叙述时空,像树木年轮一样密实的流年记事手法,及其共同形成的意象重叠式复合审美结构,讲述清楚了苹果的美好成长故事,当然,更值得人关注的是,艺术家有意通过画面中那篮经过套圈选择、大小规格完全相同的苹果的静物造型,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浪漫温馨的生活情调空间,似乎在那一刻,时间完全静止了,只听得见苹果呼唤主人回家享受的声音,只听得见一个蜘蛛自上而下垂直爬降偷果的声音,或者是因为它被苹果的馥郁所诱惑,前来打听能不能分一点甜蜜滋润的果肉,这幅画,由一个并非生长在苹果产地的江南艺术家画出来,足见她对北方苹果那种独一无二的神奇魅力的无限憧憬和艺术神往,以及她对岁岁年年生长在黄土高原艳阳高照下的那些韵味十足的苹果家族的生产生活场景的痴迷程度,已达到一个超越常人的艺术迷思和审美迷狂文化境界,正是由于苹果的艺术魅力,使得艺术家身陷其艺术魔幻结构而无力自拔,甚至无力回返到正常的审美状态,这些都说明,苹果故事具有多么大的艺术杀击力和审美吸引力,它使我们看到苹果文化的永恒和不朽。再看看文艺的《红苹果》一画,似乎恰恰正是纪管彤《硕丰图》一画的完美注脚,它同样采用铁笔线描叙手法(用“钢笔线描”的界定似乎更准确),进行叙事,因为其中线条,无论就其细腻度、润滑度,或是硬度和柔度,给人的感觉是更像钢丝,而非铁丝,它是那样有力、准确和富有生机,很好地为我们塑造了一个两眼惺忪拿苹果的少女形象,似乎她刚刚从午休之后的床上爬起,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不知是因为急着上学,还是上班,连头发都顾不上梳,连脸也顾不上洗,就赶紧背上背包,并顺手抓起一个又大又甜的红苹果,向门口走去,艺术家就为我们创设出一个美的刹那的瞬间美好意象,尽管画中女孩拿起苹果时,是背对我们的,但是因为其急着要走的样子,却使我们从她的神态中,看到了其之前的生活场景和故事发生的过程,特别是画家有意通过那聊聊几笔描写女孩身体的流畅线条,与走向复杂、绝大部分线条,虽也井井有条但又杂乱无序地相互穿插的密集头发线条做对比,为我们点明了故事发生的背景,而人物形体刻画中的大面积留白处理,与背后那个背带特征明晰、背包只露出一点上部提系的粗线条团块造型处理,也形成一个强烈鲜明的黑白对比,为我们交代出故事发展的基本走向,至于人的身体造型,则完全用单一的黑色线条和黑色团块处理,显然,艺术家是有意要向我们说明,正是生活的压力,为主人公的精神蒙上了疲惫不堪的灰色情调,然而,艺术家在处理苹果形象时,却大胆为其准确的线条轮廓内,填充进暖红的颜色,这一方面,强化了苹果的成熟度及其对人的诱惑力,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画家有意通过整幅画面中,唯一闪烁的苹果颜色,与大面积令人压抑的黑色线条、团块的对比,与大面积留白的对比,及其与主人公面部表情一正一反的强烈对比,说明,正是苹果靓丽的红色,为主人公灰色的、虚空、不堪回首的生活,增添了些许温馨的暖色和生动的亮点,而这,正是这幅画的巧妙之处,它通过四种不同形式的艺术对比,为我们勾勒出一个日常司空见惯的人生瞬间,而这样的瞬间,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曾发生过,它是那么平凡、单调,甚至有些乏味,但是,它又是那么独特、真实,令人难忘,并充满强烈的现实意义,甚至具有珍贵的生活价值,它成为我们每个人永远难以释怀的美好瞬间生活故事,根本不会随时间推移而逝去随岁月流逝而褪色,它永远定格在我们每个人的脑海中,使我们对经历过的那些平淡,但是却有味道的日子心存感激,因为正是它们,给予我们生活的喜悦,人生的信心,奋斗的勇气。无疑,正是出于相同的考虑,也有些艺术家在画果树叶时,趁画面颜色还湿润的时候,采用撞水法,用净笔蘸水从形象的向光面注入,使颜色涌向一端或沉积于边上,从而使注水的地方出现淡而白,成为受光部的效果,而冲击到一端的颜色,则形成背光部,这种微妙的颜色浓淡关系变化,促使果树枝叶呈现出湿润而光泽的效果,并在干了之后,形成深浅不一的多层次光影和天然而成的轮廓线,甚至在叶面出现阴阳凹凸、深浅有序、纹理清晰、明暗富有变化的、极为自然的树叶变化效果。或者采用撞粉法,在画果花及时,趁颜色未干之际,以粉撞入,使粉在花朵颜色上面浮动、凝聚,这样,色粉交融之后,花朵就在湿润感基础上,出现粉浮于色上自然和谐、鲜润亮泽的变化效果,而在点花蕊时,又用少许白粉加入藤黄内,从而使每一花蕊中,都形成个个小小凹洞,简直与真花酷似。这也就是说,为了创造出更为真实的艺术质感,艺术家们采用多种多样的艺术表现手法,进行探索,从而创造出了尽善尽美的艺术作品。

        7.艺术流派的多变风格

        毫无疑问,最令人惊叹的是此次画展,出现了多种地域艺术文化风格汇流并聚、同台亮相的良好局面,北京画派的现代前卫、岭南画派的开放热烈、新金陵画派的自由飘逸、新吴门画派的灵秀清新、长安画派的传统厚重、黄土画派的创新包容,云南画派的纯粹唯美,这众多艺术流派风格的作品,一起共同表现出北方黄土地上的果业发展,为我们提供了全然不同的艺术文化视角,让我们能够得以浏览和欣赏各种艺术审美视野中的果业生产生活,由于艺术家长期受地域文化影响,因而其画风都被打上了地域书画艺术风格的强烈印记,所以,在此次画展看中,我们看到,京华风、岭南风、金陵风,江南风,长安风,黄土风,各种风格的艺术作品,尽情展示其独有的地域艺术审美话语体系和集体艺术审美风格,从而创造出了一个群星灿烂、异彩纷呈、交相辉映的艺术局面。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参加此次画展的书画流派既有文人派、学院派艺术家,也有自由派、民间派艺术家既有古典派、传统派艺术家,也有新生代、现代派艺术家可以说,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种艺术流派的艺术家,都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显示出其独有的艺术创作才能和文化品位,其典型性、代表性自不待言其艺术风格,或幽静,或恬美;或细腻,或精美;或巧妙,或美;或生动,或丰美;或雅,或柔美;或散淡,或娇美;或艳丽,或炫美;或豪迈,或俊美或粗犷,或壮美或崇高,或优美,可以说,每个人都展现了很好的自己,展现了自己的艺术思想追求和生活审美情趣。这正如我国作家孙犁所言,风格任何时候都不能是单纯形式的问题,它永远和艺术家的生活实践形成一体”的,一般来说,能够带给艺术家风格的,只能是现实生活本身”,只有那些“曾经为现实生活努力,在斗争中体验过甘苦的”的艺术家很自然地就能体现现实的生命和面貌”,因为风格形成的主要根基”,是艺术家对“丰盛的生活和对人生的崇高的愿望”,当“丰盛的生活迫使他有话要说”,其艺术表达就十分地充实起来,正是其对生活所抱有的“崇高的愿望指导他的作品为人生效力”,才导致其在“自觉地努力表现现实生活和重视他的民族传统的时候,风格才开始在他的灵魂里醒来”,而且“一经觉醒,他在创作生活上就突飞猛进起来”,结果,当他在表现的时候,才回过头来,看见了生活中那些的“最可爱的事物”和“最可爱的人”,而正是这种称之为“最可爱”的东西,正是其“展开全部思想”所赞美的“生活的宝贵的价值”,而这,就是其艺术风格形成的机理,由此可见,“风格虽然也是一个文学修养的问题,但是最主要的是深入生活的问题”,如果一个艺术家“抱着战斗的热诚投入生活,真正理解熟悉了同时代的人物,真实地表现了他们,那么,这些人物的高尚的品格,就同时成为作品的高尚的风格了”【15】。据此判断,任何时候,具有再现性艺术特征的风格,是被反复解释的生活图像,它是艺术家大脑不断思想加工的审美产物,当艺术家对自己印象深刻的火热生活,经过形像处理和思想淬火,形成带有自己个性表达印记的生活图像范式时,这种图像,就作为一种被用来反复解释生活场景的艺术意象,就被艺术家表现了出来,由于的这种充满个人印记的表达方式,经受着来自于生活和艺术家审美个性的双重制约,因此,它的形成,既是时代生活风尚作用的产物,也是艺术家个人审美思想格致的结果。毋庸置疑,这次画展的作品,都是艺术家体验果业生产生活,发现果业生产生活美感价值,形成果业劳动生产生活思想的产物,是其利用自己的个性审美创造、艺术加工、形象再现方法,进行果业生产生活图像加工,而最终形成带有个性创造印记的艺术意象范式的结果。

    上述创作实践表明,书画摄影艺术创作及其审美中,艺术文本世界的生成解读和意义诠释二重性决定了其审美接受他治原则,即其审美解读和诠释既要考虑到艺术文本世界生成的内在属性,亦即艺术家主体的一度审美创造作用,又要考虑到艺术文本世界生成的外部因素,亦即欣赏接受主体的二度审美再创造动能,因为毕竟艺术接受活动是一种文本驱动下观众艺术家跨越时空的审美互动行为,其接受效果必然要经受观众的“他治审美”阅读检验,惟因如此,我们说,任何书画摄影艺术文本世界的审美功能,其审美推进策略一般为多层次功能审美推进策略程序遵循从简单审美感受到复合审美阐释、从单层次审美解读功能推进到多层次审美阐释功能,其审美模式通常为:点线穿插结构→单元构成造型→水墨色彩晕染→光影色调增效→平面构成布局→意义感受认知→解读诠释还原,由是,这种艺术文本世界的审美转换与次级审美意象世界的产生就成为书画摄影艺术文本解读和诠释重要切入口之一,因为毕竟艺术文本世界的审美意象转换可以引起创作——审美视点的时空移位和意象迁移,正是它,决定艺术文本世界,只有通过受众的期待视野、结构召唤结构和艺术家与观众的审美视野融合的方式最终复原出来,进而推动其审美意义还原,惟因如此,我们说,艺术审美接受实践证明,果品原是才思品,不经审美意难复,欲将理想付瑶池,爱到天老地荒时

        三、果品文化,爱到深处意始切

        果品是人类生产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它的生产、审美和消费,对人类的衣食住行,行为方式,风土人情,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和意识形态等的形成,产生了深远而又深刻的影响,由是,它就超越了纯粹的产品的功能,具有了文化品的属性,并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扮演起“文以化人”的重要角色,它的生产和审美,就成为人类生活文明程度的一个表征。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种文化品,其的文化属性显现于其生产、审美和消费的整个过程之中,结果,这就导致其的艺术表现贯穿在这个过程之中,换句话说,就是它的艺术表现,渗透在其的整个生产和消费过程和环境当中。这正如结构功能主义所认识到的那样,社会是具有一定结构的系统,社会的各组成部分以有序的方式相互关联,并对社会整体发挥着必要的功能,果品产业和艺术都是社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因此,二者发生文化关联并相互作用实属必然。一般而言,其相互影响和作用主要体现在果品生产的生态体系系统、果品营销的市场运作系统、果品消费和享受用的人格系统、果品艺术创作的文本载体系统、果品艺术认知和再创造的审美价值系统、果品文化传播和传承的社会变革组织系统、果品识别和认同的品牌符号系统,这是这几个子系统之间的相互结构关系,共同形成了果品作为文化品的基本文化系统结构,决定了果品艺术表现的基本方向。

        据此认识,我们以为,对于果品文化的艺术表现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聚焦果品生态业发展,延长果业发展生态文化链。果品生产有着复杂的工艺和流程,特别是生态果业发展更是如此,非常讲究科学种植和管理,因此,对于果品的生产文化艺术表现,应当突出果树品种的外形特征生长状况、精神面貌、园林环境尤其是对于其的土壤改良、生草栽培、有机施肥、密度种植、花芽分化、开花疏花、坐果疏果、果形整形、直筒套袋、定产控产、病虫防治、枝叶管理、成熟管理、设施应用、林间种植、林下养殖、声卡驱鸟、果压枝头、硕果累累、色度熟度、品相品质、采摘分级、包装储运、市场销售等生态生产和科学经营等有关工艺环节,进行典型艺术再现,以全景、生动、形象、活泼、细腻、丰富、立体、全方位地表现果农的精心劳作生活场景和现代果业的发达物流服务场面讴歌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表达他们获得和享受劳动成果的喜悦心情,进一步印证土地孕育果实、劳动积累财富、丰收美化生活、人民创造历史等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样,有助于推动政府部门实现管理职能转变,坚持发展果品生态业,延长果业发展生态链,推动果业生产实现可持续发展,就像日本的木村先生生态种植苹果一样,通过循环农业种植出世界上最甜的苹果,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生态果业发展的美好期许

        2关注果品加工业发展,延长果品生产价值文化链。果业生产正向深加工方向发展,利用水果,晒水果干,做水果饼,酿水果,造水果,制水果,甚至开发水果系列饮品,制作水果系列食品,这就催生了新的水果经济产业,导致水果生产工厂的大量出现,由是,在农村,就出现了有关水果生产的家庭作坊、集体醋坊、乡村酒厂、专业茶厂、饮料厂、食品厂,以及与之配套的包装材料厂、副食加工厂、超市商店、酒吧茶社、果餐饭店,乃至各种围绕果业产品开发和销售而建立的实体店和网店等,这些不仅有利于提升了果业的生产附加值,扩大了果业产品的消费市场,延长了果品的消费周期,使得水果这个季节性产品,转化为年度性产品,随时随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成为人们生活中一道靓丽的风景,而且它也为果品文化的发展,尤其是艺术表现提供了新的契机和增长空间。于是乎,无论是摄影、书法和绘画,我们都可将其纳入艺术再现的文化视野,通过对其的艺术审美再创造,让人们领略和观赏到与传统水果产业完全不同的全新的水果产业形态。由是,水果就不在是人们生活中的匆匆过客,而成为人们生活中须臾不可缺少的重要文化角色,正是它的存在,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充实和具有品位,使得人们体会到有水果文化的日子真美,因为毕竟对于人们而言,丰富谓之美,充实之谓美,品位——乃美谓之。如是,果品艺术表现的全面跟进,将有助于支持政府继续推动果品加工业发展不断延长果品生产价值链

        3跟踪果品服务业发展,延长果品乡村经济文化链。随着水果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和国内外市场的持续开拓,一大批水果种植、储藏或加工基地逐渐形成,特别是伴随着各地的精准扶贫、新农村建设和正在实施的乡村振兴行动计划,一系列围绕果业发展而建立的优美特色旅游小镇,将陆陆续续投入建立,由是,在原来果品产业结构的基础上,农村的果业结构的到创新、增容、优化和提升,一个以果业为中心主题的乡村果品经济文化类型逐渐形成。显然,也正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对于那些专门从事果业艺术表现的艺术家而言,其艺术再创造空间又将被扩大,从此,如何持续跟踪果品服务业发展,表现这些从来不曾纳入艺术表现视野的艺术素材对象,就成为其当认真思考的艺术创造问题,因为正是这样一些艺术新芽的萌生和成长,必然引发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新乡村艺术运动的蓬勃兴起,它将推动艺术家超越原有的传统民间艺术、乡土艺术、乡村艺术、农民艺术的审美模式局限,为表现以果业为中心的农业经济艺术,乡村生产生活艺术,注入全新的生命活力,从而引发人们的创作理念艺术观念变革,形成更为丰富的艺术表现图式和现代艺术符号。这正如韩立民、杜鹃所言:乡村艺术文化是千百年来植根于农业经济的乡土民间艺术文化,是中华民族艺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广大艺术家有义务“通过自身的垂范充分回馈给乡民,提升乡民对自身传统艺术文化的认知,从而以其各种不同的展示空间宣扬自己的文化”,“使亿万乡村民众在自身的生产、生活中逐步去感受艺术文化的内涵”,“从而建立其自主的道德认知、人伦认知、人格认知,在村落与村落、村落与乡镇、乡镇与城市之间文化交流中构架和谐的桥梁,从而推动乡村艺术文化生态平衡、有序发展”,无疑,这对于艺术家“发挥最大的潜能与作用支持地方艺术文化建设,对当今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6

        4、推动果品创意业发展,建构果业艺术创新文化链。果品产业和果业艺术的突破,直接带动了果品创意设计艺术的飞速提升,它的直接后果是不仅带动了果品包装材料设计、原产地果品的商品符号标识,以及新乡村果品产业产品、实体店、网店,甚至包括美食节、艺术节等文化符号的创意设计变革,而且也为传统的民间剪纸艺术、布堆艺术、编织艺术、刺绣艺术、泥塑艺术、花馍艺术、挂件艺术饰品艺术等,注入了新的艺术表现内容,也为其创新艺术表现形式提供了可能,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它为艺术家们创新艺术类型和模式,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个前景是,在江南艺术家经过近千年的艺术创业,形成了具有民族艺术文化特色的“梅、兰、竹、菊”四君子类型艺术产品之后,并且其文化影响力扩大到世界各地的今天,作为中国艺术的发展文化源头之一,陕西艺术家也迎来一个创新形成类似梅兰竹菊四君子那样艺术图式的良好机会,具体到果业领域,就是其可以围绕陕西果业的特色,开发出以“苹果、柿子、红枣、石榴和猕猴桃”这五大水果产业为核心的果业君子艺术类型图式并用苹果,象征平安、宁静、和谐和智慧;用牛心柿子比喻干事情有牛一样的干劲和韧性,火桔柿子比喻做事有火一样的热情,用柿子象征意志、信念、态度和能力;用红枣比喻孕育、创造和多出成果,早一点成为事业红人,象征人生奋斗的成就和荣誉;用石榴的腹中多实,但外边干涩和坚硬,低调、甜美,而不奢华,富有内涵,象征人的谦虚、快乐、勇敢和充实;用猕猴桃的外表青涩,有毛刺,但果肉有营养,有利于人延年益寿,象征人的正直品格、斗争精神、健康意识和长寿追求。如果能以此为基础,开发出具有现代艺术的五条屏艺术,用之象征人的五德、五行和五福,则又为传统艺术增添了新的光彩和神韵。

        5助力果品品牌业发展,延长果业知识产权文化。在支持地方打造优质果业品牌的进程中,支持其设计和保护原产地果业品牌商标和自主产权,是艺术家们应当肩负的社会责任,因为对于优质水果原产地来讲,品牌设计和保护其实就是水果产品质量认证的一种文化重要文化手段,因为水果品质控制最后的结果必然体现在品牌的社会认可上由于品牌往往是果品外观造型、大小分级、色度甜度、口感美感的具体写照和如实描述因而对于品牌商标的创意设计来讲,如何创意设计出与水果优良品质具有一致性的巧妙艺术符号,从而体现水果群体质量的优质水平,这已经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共识问题,特别是对于按照优良等级进行分类水果产品来讲,由于其需要与之相适应艺术包装,以区别其和其它水果的品质价值差异,所以,其对优质礼品果的包装设计,是与普通消费果、特价优惠果、福利待遇果等水果包装设计都是不同的,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恰恰正是不同的品质控制水平和分级水平的果实,在放入不同品质艺术设计包装后即成为价格各异的水果商品,使它们成为与消费体验水平完全一致的产品从而水果的人产生与外观设计和内外在品质一致的优良预期购买和消费效果如是,在经过多次的购买和消费体验之,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种购买和消费习惯,自觉认识到这些水果包装的水果品质价值。由此可见,果业品牌设计和建设事关地方果业发展战略果业竞争战略中的具体文化表征,其特点是要求生产者和设计者,在纷繁复杂的信息环境中凸显果业自身地域、品质、包装的个性价值,做到产地可追踪,其战略核心就是发现与重塑果业品牌的差异化优势文化价值,创造出与其它品牌不一样的竞争力与竞争优势可能。当前,陕西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果业品牌,陕北狗头枣、洛川苹果,富平柿饼、临潼石榴、合阳红提,大荔冬枣、周至猕猴桃、陕南柑橘、汉中茶叶等,都已成为了中国最水果原产地标志性品牌。这些品牌都已经融入各个地方的地域文化之中,而这些,就需要艺术家结合各地的地域文化特点,进行艺术创作,形成具有自己个性特点和风格的特色优势作品。

        6促进果品观光发展,延长果业旅游产业文化链。当前,果业的发展,正在超越传统的封闭型、种植型、生产型果园模式,正在向开放型、观光型、采摘型、体验型、生活型、生态型果园的方向发展,由,仅仅由果农担任果园主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由消费者作为旅游观光者、生产体验者、果实采摘者、生态享受者的果园文化角色扮演主体的时代业已来临,由是,果园业已发展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乡村观光园、生产体验园,劳动采摘园,生态饮食园,甚至人们还可将其开发成一个由艺术家参与叙述的果业生产生活文物博物馆,果业生产生活民俗展览馆,果业生产生活故事文学馆,果业生产生活造型艺术馆,果业生产生活空间美术馆,果业生产生活活动文化馆等。由是,果园就成为一个由艺术家主导建设的果业生产生活实践基地,它可以经过精心打造,发展为以果业生产生活为主题的文明园艺社区,最令人向往的果业风情优美小镇和中国最美丽的果品生产生活乡村,从而成为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行动的新样板。如是,它就可以配合政府部门,长远规划果品展览业,延长果业旅游产业链。并通过艺术创意设计,建设出一个独具现代乡土艺术特色的、具有目的地特质的果业生产生活新景区,从而成为身居城市的人们化解乡愁、消解乡愁、慰藉乡愁的乡土文化家园。

        绿色经济时代,果业的发展,已经被注入蓬勃的文化活力,作为生产生活的一大主流,做大做强果业,已成为人们优化乡村产业结构布局的基本策略当前,陕西果业正在向优生区聚集,调减非优先区的苹果面积,通过改造老果园,发展矮化水果、山地水果,提升水果的优质生产水平与此同时,主动作为,倾力打造陕西果业名牌,强化对区域畅销品牌的宣传,并积极利用互联网、物联网等现代信息传播媒介,推动加快陕西果业国际化进程。而这些,都为果业文化艺术的创新、发展和跨越,创造了条件,更为广大艺术家实施果业艺术文化的“走出去”战略,提供了契机,我们相信,一个果业艺术文化发展的春天即将到来。

        结语

        果品溢清香,作品赋情思果品施美魅,作品留余韵果品与艺品的完美创意文化融合,使得我们爱它爱到情真意切时,爱到深处已无声果品与文品的完美创意文化结合,使得我们爱它爱到天老地荒时,爱到尽头竞咏觞果品与产品的完美创意文化结合,使得我们爱它爱到心动时,爱到极致意难平。对于果品,我们的爱是不凋谢的,因为爱,我们讲述苹果故事,话乡土情怀;讲果农秋兴,述怀面对绿色、安全和有机的果品,面对美丽、智慧、巧妙的艺术作品,们不只是一位食客,而且还是一位赏客,虽然我们不能爱它爱到山枯石烂心痛时,但是,我们可以爱它爱到心中山清水秀唯它美。如是,当果品成熟的时候,就是作品成功的时候,就是我们收获硕果美感的时候,我们心中对水果的爱,正在随水果的成熟而成熟,正在随水果美的成熟而走向成熟,我们的爱到底是什么?其实,正是你——我的高原我的果。它使我们,问世间众人,爱为何物爱归何处?面对繁若群星的果品,我们回答,爱是何物?爱就是,爱在哪里?爱就在家乡,家乡在哪里,果就在哪里,果的美就在哪里,果,就是这样一种十分神圣的性灵,当它出现在田间地头,出现在作品风景的尽头,就会自然激发出人们对它无尽的想象和无穷的思念,正是它,使得我们,在这美的尽头,看到天老地荒着但却充满爱的黄土高原,那里沧海桑田,果树逶迤,美感点点;那里穹苍浩渺,果园座座,爱意绵绵。是啊!我们爱的就是你——我的果品我的家园——我的作品我的世界,这充满果之美和之美的幸福国都,你就是我唯一的精神家园,唯一爱的化身,正在一步又一步走近的时候,我们越来越发现,——果品——作品,原来就是一个无上的果品——作品,一个具有无限艺术审美可能的神奇的果品——作品。

        参考文献:

        【1】【巴尔扎克:《人间喜剧》前言A,陈占元译,巴尔扎克论文学C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1):71.

        【2Jonana Van Gogh-Bonger.The Compiete Letters Of Vincent Van Gogh with reproductions of all the drawing in the corre spondence.Volume Two.P.402.

        【3】【4】【5】【6】【7】【8】【9】【10】【11】【12】【13康定斯基艺术全集C,李正子译,北京:金城出版社2012,12,(1):155、158、159、152—153、196、212、235、124、207、67、18.

        【14】简·罗伯森著.当代艺术的主题——1980年以后的视觉艺术M】,南京: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17,(1.

        【15】孙犁.论风格,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505/13/6711486_114531639.shtml.

        【16韩立民杜鹃.地方艺术院校在乡村艺术文化建设中的作用J】,艺海,2016.4):111112.

        【作者简介】

        张亚斌(1963.4——),文艺评论家,陕西合阳人,长期从事陕西作家群、黄土画派和影视艺术研究、现任北京开放大学创意设计学院教授,兼任陕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委员,贾平凹文化艺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研究方向:文艺评论学。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甲四号北京开放大学创意设计学院

        通信人:张亚斌

        邮政编码:100081

        联系电话:010-8219229015901449015

        E-mail:zhangyabin1338@sina.com


上一篇:省果业局多措并举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下一篇:陕西省果业管理局与澳大利亚陕西商会代表团举行座谈会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4 陕西省果业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后台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凤城七路118号    电话:029-86194917    电子邮箱:support@guoye.sn.cn
管理维护:陕西省果业管理局信息中心
网站标识码:6100000076   陕ICP备110030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