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陕西省果业管理局 2018年11月18日  站内查询:   手机版
扫码下载安卓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宝鸡市:让“红苹果”更红—凤翔县南务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董林科“三变”纪事
文章分类:市县动态 | 发布时间:2018-01-03 | 发布部门:陕西省果业局 | 文章来源:宝鸡市菜局
  •     56岁,一个特殊的年龄。在机关事业单位,56岁,科级领导退二线,女同志开始享受退休生活。在人生历程中,56岁,一个重要的节坎,意味着你已经步出事业的黄金期。


        然而对于凤翔县南务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董林科来说,他最精彩的人生舞台才刚刚拉开大幕。

        500亩无公害苹果示范园全面挂果,2500吨气调库一再扩容,“雍翔牌”苹果越来越“红”,红苹果合作社影响力越来越大……

        56岁的董林科坦言: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要让凤翔苹果走出去,让“雍翔牌”红苹果更红。

        从1992年初次接触苹果种植,到如今“雍翔牌”红苹果日渐走红,董林科经历了“三变”,这“三变”也折射出凤翔苹果35年不平凡的发展历程。


        第一变:从小商贩到苹果种植能手

        1975年,董林科从彪角中学高中毕业。年轻力壮的他在村上的“副业队”谋到一份好差事:在宝鸡东站当装卸工。装卸木头、水泥、化肥……活很吃力,但收入比在生产队高得多。“这个活不是谁想干就能干,要生产队安排轮着干哩,一个月可挣600-700元,最高的一个月挣了1000元。听说我当装卸工挣得多,好多人都眼红。”提起当年的高收入,董林科现在都感到自豪。

        这样的好差事董林科干了三年。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他离开宝鸡东站,去了西安一家化工厂。“还是干体力活,临时工嘛,就是干正式工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

        在这家工厂干了不到一年,董林科觉得再不能干这些粗苯活了,得学个手艺,于是他回乡学着“转箩底”(箩,是过去筛面粉的工具,转箩底,指的是换箩的织网)。

        “转箩底”不是个复杂手艺,董林科很快就上手了。就这样,他担着箩圈、箩底穿梭在青海、甘肃的农村,干起了“转箩底”的营生。这个活他一直干到2000年,只不过后期随着“电磨子”的使用,他不再挑担转村,而是跨省贩卖起了“电磨子”配件。

        2000年春节过后,多年在外奔波的董林科没有像往年一样再次外出,他要在家盖新房子。务苹果树就是这个时候进入了他的视野。

        1992年,董林科响应号召栽了2亩苹果树,当年全村一共栽了1400多亩。8年来,由于常年不在家,疏于管理,苹果树光长枝条不结果。不止董林科,当时好多群众不懂技术,加上品种杂,没产量,没质量,苹果园的产值很低,一亩地毛收入不足千元。“到2000年时,全村的苹果树大多都挖了,仅保留120多亩。”说到周围群众挖树,董林科不无惋惜。

        “自己以前也参加过县上组织的培训,学过务苹果的技术,但经常在外跑,没办法管理自家果园。2000年时在家有时间,我就想下功夫好好作务,看一看务苹果到底能不能弄?”盖房子闲暇之余,董林科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自家果园。“当年套袋苹果每斤1元,光果每斤6毛,我把苹果拉倒宝鸡市场上销售,当年卖了3000多元,当时就觉得务苹果收入也可以呀!”

        2001年,尝到甜头的董林科,大胆承包了几个同学及1户果农分布在庄东、庄北、庄西的4片共10亩地准备大干。“当年的苹果在地头就被新增务村来的代办全部收购了,卖了1万多元。苹果品质也有了改善,那个代办说没想到南务还有这么好的苹果!”

        一万多元的收入让董林科动了心思。“在外面跑生意,每年正月十五一过就外出,腊月才回家,好一点每年有三四万元收入,很多时候一年就是二三万,常年在外很辛苦。在家种苹果,只要懂技术,上规模,收入不比做生意低,其他事也不误。”

        就这样,董林科从一个生意人变成了果农。

        苹果务的一年比一年好,到2003年时,心思活络的董林科在村上开了一家“农友技术服务部”,销售化肥农药,给果农提供技术服务。

        “施农药是个技术活,不懂成分要出大问题。可能造成农药残留和药害。卖农药赚的是良心钱,咱把药卖出去就要负责。”董林科虽然是高中毕业,但对于农药也是门外汉。为了掌握这门知识,他自己订阅了《西北园艺》等一些专业报刊,20052006连续两年冬闲时间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保系进修。“每年进修一个月,个人技术水平提高特别快!”

        经过这些努力,董林科一步步成了果农信赖的土专家。2009年,在全县苹果产业总结表彰大会上,董林科被评为“十大作务能手”,显然这是一个迟到的荣誉。

        第二变:从会种苹果到会卖苹果

        “苹果不仅要务的好,关键是还要能卖个好价钱,这样咱务苹果才能有劲头。”

        当很多果农还在考虑怎么务好苹果的时候,多年在外闯荡的董林科已经在思考如何卖果子的问题。

        “我在电视报纸看外地一些苹果主产区,人家苹果生产的方式当时呈现出组织化。把果农组织起来,按一定的标准生产,苹果的质量就有保证,就能卖个好价钱。”

        2005年,在县园艺站帮助下,董林科在南务村牵头成立了彪角镇南务果业协会,协会会员有600多人。“当时就想,咱既然已经加入到苹果这个行业中来了,就一定要摸索着,把周边辐射带动起来,把产业做大做强。”彼时的董林科踌躇满志。

        “协会毕竟是个松散组织,在组织果农方面不很有力。”20074月,南务红苹果专业合作社应时成立,股东8人,董林科任理事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董林科当年就办了两个大活动:

        2007922日,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组织70多辆车,大约1000人,分赴大沙凹、新增务、北小里、官帽头村示范园参观学习,参观完还组织了座谈会。“刚开始计划600人,后来附近村子的果农一听参观苹果园,好多也来了。到最后一些生产农药化肥的厂家,扶风、岐山等县的一些果农也参与了活动。”提起那次参观,董林科一脸自豪,不过他坦言:“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想学务苹果的技术,对营销没有一点概念。”

        1115日,红苹果专业合作社接着组织了一次大型培训活动。“当时邀请的是国家级的专家,中日友好观光园张文和老师讲苹果作务;西农教授史春喜讲病虫害防治。果农们骑着摩托车、自行车都来了,人很多,效果好。”

        通过这两次活动,方方面面对董林科也认可了,觉得他是一个有本事、能干事、会干事的人。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的影响也一步步大了,到如今红苹果专业合作社已有入股社员256户,还在新增务村、侯丰村设立了两个分社。

        2008年,县上农业部门在红苹果专业合作社先后举办了8次培训活动。“园艺站专家课堂讲理论,地头现场指导,我村果农吃了偏碗饭。”董林科说。

    机遇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董林科无疑是个有准备的人。

        20097月,按照组织安排,董林科赴河南省新乡市刘庄,参加由中组部、农业部联合举办的农村星火带头人培训班。那次培训班的人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农业专家、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农业龙头企业负责人……白天授课、外出参观,晚上交流讨论,介绍经验。

        “培训班上的精彩发言和经验交流,使我大开眼界,内心升华了!”15天的学习参观使董林科深受触动。“我回来给一个领导汇报说,学习一趟真的是把人架在火上了,晚上睡不着觉,和人家相比,我们需要做的事太多了!”

        最让董林科感慨的是:他从培训班上了解到,来自东部省份的专业合作社大多都已形成从产出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条。而他一手创办的红苹果专业合作社还没有一点营销理念,他本人去参会时连一张宣传单都没有想到要带。

        深受启发的董林科尝试改变,“品牌、包装”这些词频频出现在他的脑海和话语中。

        201010月,作为凤翔县合作社代表,红苹果专业合作社首次参加了中国陕西(洛川)国家苹果博览会。董林科为此做了精心准备:设计印制了1万份宣传彩页,制作了20多个礼盒,从合作社社员中选拔了15名有文化的女社员身披绶带,专门散发宣传单,介绍凤翔苹果。“当时就想借人家的平台宣传我们凤翔苹果。车不方便,带的礼盒不多,全部送给经销商了。”

        功不枉费,董林科的努力带来了成效,当年就有客商联系收购合作社的苹果,只是量还不大。自此红苹果专业合作社,每年都参加中国陕西(洛川)国家苹果博览会,每次都有收获。

        201210月,红苹果专业合作社参加了东盟国际博览会。董林科带人坐火车拉着苹果去了广西南宁,参展的苹果首次用了“雍州”牌商标。“在会上,凤翔苹果受到欢迎,给印尼一个部长送了一个,他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又要了一个。”说到这个细节,董林科很高兴。“这次参展接触了东南亚、广西、云南等地的好多客商。我懂得了好多知识。我们的苹果质量标准还不统一,优果率还不高,想要出口比较难。在展会上,即就是别人下一个大单,我们也很难接得住。”

        至此,董林科已经从一个会种苹果的能手,变成一个知道苹果应该怎么卖的行家。

        第三变:从卖苹果到卖品牌

        当董林科认为找到了苹果产业发展的正确之路,信心满满的开始推行他的规模化种植、标准化管理、品牌运作等一系列构想的时候,没想到果品市场成了第一个拦路虎。

        从2012年开始连续三年,苹果价格始终在高价位运行,苹果一时成了抢手货。“果子一摘下在地头就卖了,我的这些想法好多人觉得没必要!”董林科无可奈何,毕竟果农们得到了眼前的实惠,而自己的那一套还在纸上。

        既然想法一时无法全面推开,只能退而求其次,先干能干的,一步一步慢慢来。“总有一天果农们会理解的!”董林科并不灰心。

        从2013年年初开始,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积极申报无公害农产品证书、无公害农产品产地认定证书。经过一番努力,年底“两证”获批。“这两个证是进入苹果高端市场的身份证。红苹果专业合作社是全县第一家被认定的单位!”董林科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拿到无公害认定证书之后,20142月,董林科在县镇帮助下立即注册了“雍翔红”商标。至此,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的苹果在市场上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号和资质。

        市场是无情的,光有好听的名号不行,还得有可靠的品质。也正是认识到这一点,董林科和红苹果合作社从2014年开始着手打造标准化果园。在国家项目和县镇支持下,当年就流转了南务村789三个组530亩地,建成了矮砧苹果示范园。配备了弥雾机、旋耕机、枝叶粉碎机、割草机、施肥一体机等十几台机械。果园按照“大园区、小业主”的模式运营,统一建设,建成后反包给果农经营。“果农最多的承包了15亩,最少的也有2亩。我们按照无公害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模式进行作务管理,确保苹果品质可靠质量统一。”董林科说。

        在红苹果专业合作社,社员管理实行“一户两卡”制度:每户社员有成员账户、物资服务购买卡、信息卡,对社员个人及果园信息,果园统一的施肥、喷药、锄草等服务进行记录,便于查阅、管理和结算。“这样做既是要求,也是为了防止个别果农私自用药施肥,影响苹果品质。”董林科说。

        经过三年高位运行,2015年苹果市场价格出现下滑。“原来卖4-5元的苹果,卖2-3元。2016年开春价位跳水,好多中间商赔惨了。这也直接导致2016年收获季开盘价位就很低,一般果子每斤1.5元,一亩果子收入不过万元,凤翔苹果虽然没有滞销,但是价位和前几年相比差了不少。”说起这几年的苹果市场价格,董林科深有感触。“当时我们合作社的’雍翔红’牌苹果也不可避免地出现过低价位,最低卖过1.7元,最高卖到2.6元,但是比一般果子还是多卖了几毛钱,一亩地收入2万元的园子也有,这就是品质、品牌的效应。”

        董林科常说一句话:种苹果也要“两手硬”。对此他做出这样的解释。一手是产品“硬”,要按照一个标准生产符合市场要求的最好的苹果;一手是市场“硬”,苹果生产要成规模有品牌,在市场才能有话语权、定价权。董林科还说,虽然已经56岁了,但他将继续按照上述这个目标努力。

        对于今后的发展,董林科也有了打算。为了便于闯市场,合作社成立了宝鸡红苹果果业有限公司,下一步计划把销售交给公司。年后将建一个办公楼,改善办公条件,招聘懂经营,会管理,擅营销的专业人员来运营。“我也在做子女的工作,他们对家乡有感情,让他们来继续我们这辈人的事业可能更稳妥!”董林科的儿子在华为公司,女儿在宝鸡一家教育机构供职。

        采访快结束时,董林科说:“苹果期货最近挂牌交易了,对苹果的品牌建设和标准化生产提出更高要求,这也印证了当前我们正在做的这一系列工作的正确性。我爱苹果,我的梦想就是要让凤翔苹果走出去,让“雍翔牌”红苹果更红!”


上一篇:宝鸡市:深入果园破解难题 助推产业脱贫攻坚
下一篇:乾县:果业局开展秋冬季果树培训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4 陕西省果业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后台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凤城七路118号    电话:029-86194917    电子邮箱:support@guoye.sn.cn
管理维护:陕西省果业管理局信息中心
网站标识码:6100000076   陕ICP备110030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