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陕西省果业管理局 2019年02月18日  站内查询:   手机版
扫码下载安卓版
扫码访问手机版
白水县:那年家乡苹果走进人民大会堂
文章分类:市县动态 | 发布时间:2017-11-29 | 发布部门:陕西省果业局 | 文章来源:白水县果业管理局
  • 心灵苦渡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要不是去看老领导,闲聊起来当年家乡苹果走进人民大会堂的情景,说不定我都会把那段记忆彻底的隐藏在心灵的深处,留在意识的最底层。可生命就是这样,经历了就说不上来是记忆还是淡忘。告别了老领导,在回家的路上我困了,微微的闭上眼睛,可大脑说什么也平静不下来。几十年过去了,然而当年家乡苹果走进大会堂的一幕却历历在目。那时候家乡的苹果产业发展的如火如荼,大家的精气神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让人感动。记得那是一个上班的日子。正在办公室读报纸,突然书记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我们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平日里书记是很少叫我去他办公室的。当时我就下意识的觉得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来到书记的办公室,刚坐下来,书记就笑着对我说,他有个想法,想在人民大会堂给家乡的苹果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我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听到人民大会堂几个字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就特意问了一句是人民大会堂。书记说是的。当时我都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人民大会堂可是最神圣的地方之一。不要说在那里召开家乡的苹果新闻发布会了,就是去参观一下也是很困难的。书记大概看到我一脸的茫然,就笑着说我们先试试,既然是人民大会堂,我们又是为农民的事业做宣传,没有理由不可以的。就这样,我们便开始了筹备工作。

        当时的县委副书记亲自挂帅。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很多事情比现在简单许多。记得书记有了想法,就在县委常委会上讨论了。因为我不是常委,但是那次方案是我提交的。在会上大家提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事情也就算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县委副书记开了一次协调会。大家也就各自按照安排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当时我觉得最难的不是家乡这边做准备,最难的应该是能不能联系好人民大会堂。因为那地方我总觉得人家怎么可能让我们一个贫穷的小县去开什么苹果新闻发布会呢。然而那个时代就是那个时代。我们去了,说了想法,没想到人家给的回答竟然和我们书记说的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很多事情其实想起来复杂,但真的做起来却并不复杂。不像现在,整天喋喋不休的说,好像重视,好像安排的条条是道,可到头来总是让人不可思议的就不了了之了。记得当时我们是分了三批去皇城的。第一批是副书记带队,算是打前站的。那时候县上的财政真的很困难。书记带了十几个人前去,却只带了三万元。因为没有钱,剩余需要的款项还才开始筹措。所以副书记临走的时候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他们先去了。我把筹措好的款子带上后边就去。当时搞这么一个活动大概需要三十万元。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滑稽。可是在当时,县上的财政还不到八百万的时候,三十万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

        那几天我几乎要和财政局长联系很多次。财政局长也是心急的嘴都起了火泡。我印象里是当时银行一次取不出多少钱来。好象每天只能去两万三万的。眼看着皇城那边的工作都开展的差不多了,可我这边的款子还凑不齐。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去财政局找局长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我当时刚走到街道上就遇见了财政局长。他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正在银行的门口张望着。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的表情就是到今天想起来我都想发笑。他看见我就说,他已经都在里边排队三次了。剩下的我排队吧。那一天我们总算把需要的款子都筹措齐了。可是那时候没有大面额的钞票,三十万就是一大堆。

        没有办法,我记得自己花了三百六十块钱买了两个密码箱。一个一百八。在当时就算是特别高档的密码箱了。鼓鼓囊囊的装了两箱子,我就和部里的一位同志第二天就上了路。现在想起来当年也真的是够胆大的了。在火车上,我们就把两个保密想子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用一根链条锁锁起来。我们竟然也可以呼呼大睡。我想,要是放在今天,别说睡觉了,眨一下眼心里也会发慌的。可当年就是这样。一路上心里竟然没有什么顾忌。就是去餐厅吃饭的时候,保密箱也还是独自待在行李架上。

        在皇城的那些日子,我主要负责联系中央的各大媒体。我记得很清楚,我们首先联系到了的就是央视的水均益了。那时候的水均益还不像后来那么出名,我记得他也是个毛头小伙子。我们和他联系的时候,也没有觉得他有什么特别。我们当时就只是把请柬交给他,他也爽快的就答应了。那年头真的做新闻比现在容易很多。因为不用去考虑别的因素,只要把新闻稿件做好就行了。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在家把各种形式的稿件都弄好了。所以到了北京就是去联系媒体了。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去人民日报社联系,正巧遇上了值夜班的副总编辑。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曾经在我们陕西日报做过社长总编辑。顿时我们就感到亲近了很多。当我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时,我发现他都没有做过多的思考就爽快的答应了,而且还说到时候他一定亲自参加。当时我都有些惊讶,因为我们去的目标就是看能不能请到一位部主任级别的记者。可没想到人家老总级别的人也愿意来参加我们的苹果新闻发布会。还有我们去《经济日报》社。因为那里我还有一位从没有谋过面的熟人,他是当年从上海《文汇报》调过来的。我去之前已经和他联系过了。当时他是《经济日报》社的副总编辑。我们就在他的办公室见面的。我把手里的稿子先给他看。当时我就坐在他的对面。稿子他看的特别的仔细,我觉得足足都有十五分钟。

        最后他对我说,稿子写的还不错。他们报纸可以发。我告诉他想在新闻发布会的当天,或者第二天发表,造成一定的轰动效应。老总一听仰头大笑,说看来这山里人却是不能小觑的。也知道新闻的功效。当时他就表态说,没有特别特殊的原因,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当时稿件的题目都定好了,就叫《黄土塬上建起伊甸园》。两三千字的通讯,当时要刊登上《经济日报》,那还真的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后来我们还去了《光明日报》,《农民日报》,《工人日报》。反正不管去哪里得到的结果都是满意的。那时候我觉得想什么事情只要想好了,做起来都不困难。因为其他的因素很少。我感觉,只要我们想到的,符合情理,符合当时宣传的要求,一切很快就可以搞定。

        记得为了能把新闻发布会搞的完美。,我们先是在一家宾馆的大会议室里召开了媒体记者的恳谈会。当时我想,新闻发布会我们要的就是一种效果,可是记者朋友们需要的却是一种对新闻事实更清楚的要求。当时我记得一下子来了三十多位大牌的记者。不过那时候和现在还真的就是不一样。在那主持活动的县上的最高领导就是我了。我印象里会议是十点钟召开的。想着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所以没有安排就餐。可谁想记者们对我们黄土塬上的小县竟然会那样的感兴趣。我们交流了很多。最后不知不觉的时间就到了快要吃午饭的时候。我记得最清楚了,当时我有些懵,不知道该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于是就赶紧给领衔的县委副书记打电话请示。他也是一位处事果断的领导,我们先后来的县长。当我汇报还没有结束,他就打断了我的话说,给朋友们发放午餐补助。每人就按照二百元发。

        我当时一听都有些傻了。因为那时候我的工资一个月还不到一百块钱呢。没想到领导会如此大气,会如此的把这件事情处理的这么完美。记得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们邀请到了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马文瑞,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还邀请到了曾经的军委副主席李德生上将。当时我们是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开始我们的想法是想在陕西厅开会的。可后来大家一起讨论觉得既然我们都把新闻发布会搬到了人民大会堂,何不在沿海地区的省份大厅里开会。这也算是一种姿态,也算是我们黄土塬上人们的一种期望和理想。

        看来当时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后来有些中央媒体在成稿的时候,竟然把这个举动作为新闻背景做了介绍。那一天我们吃的是国宴。只是上的是我们家乡的杜康酒。为这件事情我们还和大会堂的后勤管理处交涉了很久。人家的要求是,既然是国宴,那就必须得上国酒茅台。可当时我们觉得,既然是来至于黄土高原,既然宣传的是家乡的苹果,为什么就不能把家乡的杜康酒带上呢。为了这件事,我听说人家还特意请示了上级主管部门。当然了,最后还是按照我们的想法来了。那一天我感觉到在场的家乡人都是异常的兴奋。大家相互碰杯,大家相互祝贺。在我人生路上醉酒两次,其中就有一次是在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完成的。当时我酒醒了就怕书记批评我,可是书记没有批评,而是对我说,能在大会堂醉一次酒也是纪念。能在大会堂敢醉酒,那也是黄土地人的一种胆魄。

        新闻发布会结束的第二天,由《人民日报》领衔的中央各大媒体迅速进行了专题的报道。一时间家乡苹果就从皇城传向了世界各地。那几日,我们住的宾馆的服务员都似乎和我们刚去的时候的态度不一样了。都热情了很多。那些日子,在皇城根下,我也感到很自豪,觉家乡也很自豪。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家乡苹果,亿万人民的口福也就开始响彻大江南北,家乡的名字也就和苹果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上一篇:西乡县:市县农技中心联合开展猕猴桃技术服务 助力产业脱贫
下一篇:白水县:产业扶贫 果农增收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4 陕西省果业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员后台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凤城七路118号    电话:029-86194917    电子邮箱:support@guoye.sn.cn
管理维护:陕西省果业管理局信息中心
网站标识码:6100000076   陕ICP备11003008号-1